中國首家網上媒體1995年1月12日創辦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陳獨秀留日期間的兩位“先生”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01日 來源:神州學人 

  在歐美同學會成立100周年慶祝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歷史不會忘記,陳獨秀、李大釗等一批具有留學經歷的先進知識分子,同毛澤東同志等革命青年一道,大力宣傳并積極促進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工人運動相結合,創建了中國共產黨,使中國革命面貌為之一新。

  “南陳北李,相約建黨”。陳獨秀初識李大釗卻并非相約,而為偶遇,偶遇于東京專門學校(今早稻田大學)。

  “中國何以不如外國,要被外國欺負,此中必有緣故。”攜救國之問,陳獨秀1901年10月入東京高等師范學校(今筑波大學)速成科補習日語,再入東京專門學校,加盟勵志會。該會創辦于1900年春,以“聯絡感情,策勵志節”為宗旨,200多名成員皆為留日學生。是年12月6日,鑒于“其時敗釁(庚子國恥——筆者注)之余,同人留學斯邦,眷念故國,深惟輸進文明,厥惟譯書”,《譯書匯編》雜志在該會創刊(1903年4月27日更名為《政法學報》),“時人咸推為留學界雜志之元祖”(馮自由語)。遵循“輸進文明,厥惟譯書”之宗旨,該刊集中譯介西方近代資產階級學說,刊載“盧騷(今譯盧梭——筆者注)之《民約論》(今譯《社會契約論》——筆者注),孟德斯鳩之《萬法精理》(今譯《論法的精神》——筆者注),約翰·穆勒之《自由原論》(今譯《論自由》——筆者注),斯賓塞之《代議政體》”(馮自由語),主推法國啟蒙運動與法國大革命的思潮。陳獨秀視《譯書匯編》為精神食糧,大快朵頤。留日期間,陳獨秀還飽覽梁啟超“欲維新吾國,當先維新吾民”而于1902年2月8日在橫濱創辦的《新民叢報》及其前身《清議報》(1898年12月23日創辦),“日夕觀覽,大鼓志氣,大作精神,大托胸懷,大增智慧”。

  民主主義者陳獨秀把留學碩果帶回家鄉,于1902年3月與柏文蔚等人在安慶成立青年勵志學社,拉開安徽近代革命序幕。是年9月,陳獨秀被迫流亡日本,入成城學校。該校為日本陸軍參謀本部1900年面向中國學生開辦的軍事預科,1903年更名為振武學校,匯聚蔡鍔、蔣介石等留日學子。在此,陳獨秀與張繼、蔣百里、潘贊化、蘇曼殊等同窗創立青年會,“以民族主義為宗旨,以破壞主義為目的”,堪為“日本留學界中革命團體之最早者”(陶成章語)以及“留學生界團體中揭橥民族主義之最早者”(馮自由語)。青年會同仁合力編譯奧田松竹專著《法蘭西大革命史》,由此充分認識法國大革命乃“振古以來之大變革”,使法蘭西由“舊天地”躍入“新乾坤”。

  因懼怕革命星星之火燃遍國內,清廷專門派遣學監箝制成城學校在讀中國學生。1903年3月31日晚,陳獨秀、鄒容、張繼等5人闖入學監姚煜臥室,“縱饒汝頭,不饒汝發”(鄒容語),陳獨秀揮剪斷其辮。斷辮懸于留學生會館,并配有“南洋學監、留學生公敵姚某某辮”字幅。“雖國幾不國,而舊勢力頓失憑依,新思想漸拓疆土”,陳獨秀回鄉成立安徽愛國會,“遂由行政制度一折而入政治根本問題”,繼而“與上海愛國學社通成一氣,并連結東南各省志士,創一國民同盟會,庶南方可望獨立,不受異族之侵凌”(1903年5月25日《蘇報》)。126位青年學生首批入會。清廷安慶府布告稱該會“演說悖妄之詞,搖惑人心,實屬荒謬,有違國家法律”。

  “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動,如利刃之新發于硎,人生最寶貴之時期也。”1915年9月15日,上海環龍路老漁陽里2號(今南昌路100弄2號),《青年雜志》創刊(翌年9月1日復刊后出版的第二卷更名為《新青年》)。“蓋改造青年之思想,輔導青年之修養,為本志之天職。”該刊“像春雷初動一般,驚醒了整個時代的青年”(楊振聲語)。陳獨秀在創刊號發刊詞《敬告青年》一文中,從六個方面確立新青年之新:“自主的而非奴隸的;進步的而非保守的;進取的而非退隱的;世界的而非鎖國的;實利的而非虛文的;科學的而非想象的。”六大標準皆源于法蘭西民主思想。創刊號封面上方,一排學子并坐于課桌旁,封面頂端印有La Jeunesse,即法語“青年”。首卷刊發的陳獨秀3篇文章,均提及法國大革命。陳獨秀視人權說、進化論、社會主義為近世歐洲三大文明,“皆法蘭西人之賜”。其濃郁的法蘭西情結躍然紙上。

  因被蔡元培視為“確可為青年的指導者”,陳獨秀1917年初受聘為北大文科學長,編輯部隨之一并北遷,于1919年5月開辟“馬克思主義專號”。“五四運動時期的總司令”(毛澤東語)以《新青年》吹響五四運動的號角。1936年毛澤東接受斯諾采訪時曾說過,《新青年》使陳獨秀“一時成了我的楷模”。在中共七大報告中,毛澤東指出,被《新青年》“警醒起來的人”集結于建黨偉業,不啻為“他們那一代人的學生”。辭別北大,《新青年》返回陳獨秀私宅,成為上海共產主義小組機關刊物,進而成為中國共產黨中央機關刊物。

  因忿然于國民“若觀對岸之火,熟視而無所容心”而“欲圖根本之救亡”,《新青年》高舉民主與科學兩面旗幟,開啟新文化,塑造新國民,建設新國家。由陳獨秀、李大釗等親手締造的中國共產黨即以科學社會主義為武裝,并以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初心和使命。“德莫克拉西(Democracy)和賽因斯(Science)兩位先生”實為陳獨秀留學期間的真正老師。(作者俞可系上海師范大學中德教育研究與協作中心總干事、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研究員、留德哲學博士;沈慧俊系上海師范大學中德教育研究與協作中心干事)

文章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和看法。

神州學人雜志及神州學人網原創文章轉載說明:如需轉載,務必注明出處,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

責任編輯:張靜


相關新聞

更多>>精華內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19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編輯制作:神州學人編輯部 法律顧問:北京市法大律師事務所
備案編號:京ICP備05071141號-6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101083516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7039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086-10-82296680 傳真:0086-10-8229668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三张牌扑克豪华版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