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家網上媒體1995年1月12日創辦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CUSPEA,薪火相傳40年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10日 來源:神州學人 

  2019年11月24日,遠在大洋彼岸的李政道先生迎來了他93歲生日。萬里之遙的古都西安,李政道先生的長子李中清教授、長孫李善時教授,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副主任謝心澄院士、中國科學院北京納米能源與系統研究所所長王中林院士、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生物智能研究所感知及行為系主任李兆平教授、美國奧斯頓律師事務所徐依協博士、香港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和工程系教授楊強,剛剛當選中科院院士的湯超教授、林海青教授,111集團聯合創始人于剛……他們輾轉奔波,從世界各地趕來相聚一處。如果在互聯網上搜索,很多人名字后面都有一系列的頭銜和光環,但來到這里,他們都還原為一個簡單的身份——CUSPEA學子,這是一個他們相伴幾十年、感恩幾十年的共同標簽。CUSPEA學者協會副會長董潔林教授說:“這次同學們都太給力了,一個郵件就請來了?!?/p>

  CUSPEA,即China-U.S. Physics Examination and Application(中美聯合培養物理類研究生計劃)的英文簡稱。40年前,李政道回國訪問講學,“目睹當時祖國面臨人才斷檔的嚴重危機狀況,我憂慮萬分?!彼f:“我從自己成長的經歷中深切感到,必須盡快為祖國的一批年輕人創造系統學習和發展的機會,特別是讓他們能到美國世界第一流的研究院和大學去系統學習,這才是培養人才的一個長遠之計,也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我才在1979年設計了這一獨特的CUSPEA項目?!?/p>

  在西安,108位CUSPEA學子及參會的200多位嘉賓以為期兩天的“CUSPEA40周年慶研討會”的方式為李政道慶生。由于年事已高,李政道已不便長途旅行,長孫李善時專程帶來李先生的書面致辭。李先生說,了解到上百名CUSPEA學者及其學生們從世界各地來到西安,慶祝項目40周年時,他感受到了“十年樹木終成林”的喜悅。對CUSPEA學者追求自己的興趣,在物理、生物、計算機、金融、高新技術等多個領域展示才華,成就斐然,他十分欣慰,同時也希望大家努力為年輕一代創造機會,薪火相傳。

1981年,CUSPEA考試獲得前5名的考生歡聚在一起.jpg

  篳路藍縷啟山林

  中科院院長白春禮稱CUSPEA是改革開放初期,中國與歐美高校人才交流的破冰之舉,推動了中國和世界的科技交流合作。

  但破冰談何容易!

  40年前的中國改革開放剛剛開始,環境仍較為封閉,出國留學渠道不通,且國家財政十分困難,拿不出大量外匯支持學生出國學習。美國的一流大學招生制度嚴格規范,加上長期交流中斷,對于中國學生的學術水平一無所知,很難打破常規,為中國學生大開方便之門。

  非常之人有非常之舉,一心要為中國培養人才的李政道開始在中美兩國四處奔走。在美國,他先從自己任教的哥倫比亞大學(以下簡稱“哥大”)尋找突破口。1979年春,李政道在北京講課,他請哥大物理系的教授們出一份研究院招生的標準試題寄到北京。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以下簡稱“中科大”)研究生院嚴濟慈院長、吳塘副院長協助下,第一次PRE-CUSPEA試點考試選出了陶榮甲、陳成鈞、裘照明、吳真、陳天杰5位學生。李政道將這5位同學的試卷和履歷寄至哥大,他提出,如能達到哥大研究生院的錄取標準,能否由物理系承擔他們所需的全部經費,直到獲得博士學位。鑒于5位學生成績優異,哥大破例錄取并負擔全部費用。

2019年11月25日,CUSPEA大家庭在西安合影.jpg

  然而,那個年代,消融很多人內心的堅冰更難,反對之聲不絕于耳。一些華裔學者寫信回國,極力反對CUSPEA,不認同“在中國領土上考試,題目卻全由美國人出”的做法。李政道不得不專程飛往北京,向鄧小平等中央領導,以及中科院、教育部的負責同志說明情況,澄清事實,分析利弊,并暢想了將這種人才培養機制推廣到數學、化學、生物等其他學科的愿景。

  在鄧小平、方毅等老一輩領導人的支持下,項目得以繼續推進。1979年年底,第二次PRE-CUSPEA試點考試選出任海滄、李大西、徐依協等13位學生赴美,全部教育和生活費用由美國大學負擔,直至博士畢業。入選者中40歲以上的有兩位,41歲的張鴻欣來自中科大研究生院,40歲的陳天杰來自北京大學。最年輕的任海滄當年23歲,來自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唯一的女生徐依協28歲,來自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美國方面,除了哥大外,又增加了紐約市立學院、卡內基·梅隆大學、俄勒岡大學、匹茲堡大學、弗吉尼亞大學和猶他大學。1980年2月,項目正式啟動,中國專門成立了委員會,嚴濟慈任主任,成員單位包括中科院、教育部、中科大、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單位,委員包括黃辛白、錢三強、王淦昌、王竹溪、黃昆等。博士資格考試題由美國大學負責,中國有關大學挑選、推薦優秀學生后,由中國方面組織考試和閱卷。嚴濟慈要求從報考、閱卷到決定名單的過程都由專業人員主持,必須嚴格公正。

CUSPEA學人王中林院士(前排左四)和他的學生們.jpg

鄧小平曾多次會見李政道(神州學人資料圖).jpg

李政道先生.jpg

  截至1988年底,合作院校最后拓展到76所美國大學、21所加拿大大學、95所中國大學。1981年,嚴濟慈在該項目的專門報告中說:“美國最著名的十幾所大學,每年能接受我國這么多研究生,這在這些學府的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我們所有被錄取的研究生,從第一年起,除免繳學費外,均由美方學校提供生活資助,僅第一批127人,一年就可為國家節約外匯100多萬美元?!?/p>

  李政道說,這樣獨特的招生方式,在美國正規的招生計劃之外,每年從一個外國招收近百名物理研究生,在美國歷史上也是沒有的?!拔业幕A工作就是一個大學、一個大學地從物理系到招生辦公室去作說服。終于說服了他們,并在美國各大學友好學者的支持下,第一年,就得到了包括美國所有名牌大學在內的53所大學的認同,使它的實施得以成功?!?/p>

  1981年,在李政道的支持和協助下,華裔分子生物學家、美國康奈爾大學吳瑞教授牽頭實施中美生物化學聯合招生項目(China-United States Biochemistry Examination and Application,簡稱CUSBEA)。

  CUSPEA項目先后培養了915名物理學高級人才,回國人員占比達到30%,其中12位科學家成為中國、歐洲、美國、加拿大等國院士,約300多人在國際科學技術組織中擔任職位或成為Fellow,100余人次獲得各類國際科技大獎,有400多位成功的高科技發明家和企業家。

  “每年都用去了我約1/3的精力”

  李政道曾說:“在CUSPEA實施的10年中,粗略估計每年都用去了我約1/3的精力?!?/p>

  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領導小組辦公室原主任柳懷祖回憶說:“為了方便國內大學學生申請,李政道精心設計了參加這個項目的美國大學物理系的信息表,包括校系名稱、研究方向、聯系人姓名、聯系方式、獎學金金額、學生需工作的時間等,匯集成冊后發給中方各學校,以便學生申報,并且每年都對表格進行修正。他還設計了學生筆試、口試成績表、填報學校志愿表,以及向美國學校申請入學的專用表。學生們填好表格后,寄至李政道處,由他幫助協調,將材料寄到申請的每一所學校?!?/p>

  吳塘曾感嘆,CUSPEA項目在國內可以調動各方人力,聯合幾十所大學一起進行,但在美國,李政道只能靠他自己。

  CUSPEA的事屬于李政道正??蒲薪虒W之外的工作,所有項目組織聯系工作都只能由他親自操辦。10年間,每年赴美攻讀學位的有100多名學生,每個學生都要向數所大學提出申請,需要李政道給美國、加拿大的大學寫10余封各類信函,總共千余封申請信、聯系函都由李政道在夫人和秘書的協助下裝信封、貼郵票寄出。有時候一次發信太多,家附近的郵筒都被塞滿了,被鄰居投訴,郵局發出了警告。李政道不得不專門買了輛小推車,走10多個街區,化整為零,分批寄出。

  在915名CUSPEA學生中,中科大學生有237人,占25%,這個數字的背后站著一位被稱為“魔鬼教官”的人——張永德教授。張教授稱自己的人生分成了截然不同的兩部分,前半生在大山溝鉆山洞、搞國防,后半生在學校負責CUSPEA項目的培訓、教學。在他看來,該項目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原因有三:“第一源于李政道的人緣好,才會有那么多朋友、同仁大力支持;第二源于他具有超一流的溝通能力,遇到那么多困難都一一化解;第三是他對祖國的赤子深情,十年如一日堅持用實際行動為祖國的年輕人服務?!?/p>

  李政道圖書館執行館長陳進教授說:“當年李政道是CUSPEA的勤務員、辦事員、通信員、快遞員、服務員。但李先生認為這項工作有意義、有價值。從某些方面講,比發現宇稱不守恒定律還有意義?!?/p>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懷其源?!崩钫涝诤芏鄨龊险劦阶约旱睦蠋焻谴箝?,1946年,正是吳大猷、葉企孫力薦正在西南聯大讀書的李政道赴芝加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才使李政道有機會登上物理科學巔峰,在國際舞臺上大放異彩。李政道說:“我永遠記得和感謝吳老師,自1946年后我就一直考慮,如何仿效吳老師,替祖國年輕一代制造同類的機遇?!?/p>

  王中林總結了李政道對中國科教事業的八大貢獻:倡議舉辦中科大少年班;發起CUSPEA;提出建立中國博士后制度;利用個人積蓄設立“秦惠?與李政道中國大學生見習進修基金”(簡稱?政基金);力促中美高能物理合作,使中國高能物理及其相關領域快速進入世界先進行列;大力促成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項目的建設,使中國與先進國家在高能物理研究手段方面的距離縮短了25年至30年;建議設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推動建立中國高等科學技術中心。

  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長王貽芳回顧李政道在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建設過程中的付出和高瞻遠矚時感慨:“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建成只用了4年,奠定了中國在國際高能物理界的地位,李先生作出了重要貢獻。這臺機器一共花了8.8億,卻能讓全國的高能物理學界前后使用40年?!?/p>

手繪的大榕樹.jpg

為CUSPEA40周年紀念題字:薪火相傳.jpg

  1998年,李政道為紀念已故夫人秦惠?女士,捐贈私人儲蓄設立“?政基金”,支持北京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蘇州大學、蘭州大學與臺灣新竹清華大學6所高校的優秀本科學生進行基礎領域的科學研究工作,入選學生被稱為“?政學者”。目前培養資助的青年學者已超過4000人,其中女性占比55%。他們活躍在科研一線,不少人主持國家重大科研課題,入選國家級人才計劃。

  李中清說自己從小在家都是講英文,上大學以后才學的中文,中文也是自己和父母之間的“秘密武器”?!艾F在很多年輕人很難理解當年的情況,也不太能理解爸爸做這件事的意義。爸爸對人才培養一直非常關心,認為是中國未來成敗的關鍵。爸爸認為CUSPEA是上世紀80年代自己最重要的成果之一,他做CUSPEA的事心里非常愉快。因為這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別人,為國家的發展。CUSPEA學生是爸爸的希望,也是他的驕傲。希望CUSPEA學生能為國家、為人類付出自己的智慧?!?/p>

  40年后,CUSPEA學者在物理、金融、生物、計算機、教育等領域取得一項又一項驕人業績,一批人躋身世界一流科學家或行業領軍人物。

  薪火相傳

  飲水思源,CUSPEA學者沒有忘記李政道的諄諄教導:“相互幫助,就是幫助自己和幫助你們整個一代……要為人類發展作出更大貢獻?!痹?985年紐約地區組織的第一次CUSPEA聚會上,李政道這樣對大家說:“CUSPEA作為一個團體,不僅將領導中國物理的未來,而且將是領導世界物理學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是勢所必然的。你們應該為你們的前途感到驕傲……”

  這份囑托是很多學者前行的動力。2019年3月,美國國家強磁場實驗室和佛羅里達州立大學講席教授楊昆與耶魯大學教授史蒂文·葛文合著教材《現代凝聚態物理學》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已被哈佛大學等10余所院校選作研究生教科書。此前,該領域經典課本出版于40年前。楊昆說:“這是我回報李先生的一滴水,沒有李先生就不會有這本書?!?/p>

  中科院原副院長張杰院士被李政道稱為“忘年交”,近20年來和李政道有很多機會交流,特別是擔任中國高能物理項目負責人、上海交通大學校長期間,更與李政道合作密切。他說,李先生不僅在物理研究方面給予他指導,就連一些推薦信怎么寫更合適,正式場合酒杯應該怎么拿這樣的細節都會及時提醒。張杰說,作為一代物理巨擘,李政道是很多人的導師,也是一個豐碑,同時他播下了火種。

  2019年11月,北大講席教授、前沿交叉學科研究院執行院長湯超當選中科院院士。他記得20年前在美國工作時收到李政道的一封信,邀請他去北大參與籌建和主持“理論生物物理研究室”(現北大定量生物學中心),“希望你和其他CUSPEA學生能更多地發揮積極作用?!?001年,湯超全職回國工作。2002年,湯超對前來北大參加活動的李政道說:“您委托我們成立的研究中心已經成立了?!?/p>

1987年,李政道先生為《神州學人》創刊號題字.jpg

  王中林是本次研討會的主要發起者和組織者之一,1982年,他通過CUSPEA赴美留學,如今已是屢獲國際科技獎的著名科學家。王中林說,我上大學才開始學ABC,怎么會做出國留學這么大的夢?感謝李先生給我們機會,走上科研道路?;貒?,王中林從“紙上談兵”開始,到創立北京納米能源與系統研究所,就是繼承李政道科學精神的具體體現?!跋M磥鞢USPEA學者能在科學、社會等各方面作出特殊貢獻,這是我們的歷史責任,真正使CUSPEA精神永存?!?/p>

  在兩天的研討會期間,80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的CUSPEA學者和嘉賓作報告,暢談世界科技前沿及趨勢,分享科研成果和體會。

  很多CUSPEA人在以自己的方式踐行著這份諾言,他們先后成立了CUSPEA同學聯誼會、CUSPEA企業聯盟等組織,積極投身于祖國的科教、文化、衛生、金融等行業的建設和人才培養中。對他們來說,這段經歷不僅僅是中國科教史上的一段佳話,亦應在新時代產生新動力。

  這次活動上,李政道的一幅畫給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榕樹,上題兩行字:“千枝萬根皆相連,遍野成林僅一樹?!贝水嬙从?993年李政道在夏威夷見到一片方圓一平方公里的樹林,都是同根生,根脈總相連,被稱為“世界上最大的樹”。李政道有感而畫:“全中國人事實上是一個人,我們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個人,精神相連,就跟這棵大樹一樣,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同一棵樹的一個枝干,每一棵樹是整個一棵樹的一部分……整個中華民族就是一個人,是全世界最大的人,是歷史上最大的人,也是將來最大的一個人?!?/p>

  同根相連,枝葉相接,“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杜甫的詩被李政道賦予了新的內涵。師從李政道多年的龐陽記得:“李先生曾經說,常聽到有人用‘嘔心瀝血’來描述科學家和科學研究,也包括他為中國做的事,他不喜歡這樣的說法。出于愛好、出于情懷所做的事,給人帶來樂趣和滿足?!毻莆锢眄毿袠贰抢钕壬纳罘绞??!?/p>

文章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和看法。

神州學人雜志及神州學人網原創文章轉載說明:如需轉載,務必注明出處,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

責任編輯:張靜


相關新聞

更多>>精華內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編輯制作:神州學人編輯部 法律顧問:北京市法大律師事務所
備案編號:京ICP備05071141號-6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101083516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7039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086-10-82296680 傳真:0086-10-8229668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三张牌扑克豪华版游戏 广东11选5* 四肖期期准免费开 微乐棋牌下载安装 幸运pk10是哪里的彩票 大家赢足球比分网 吉林ll选5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app官网 手机上玩真人麻将游戏 广西快乐10分钟 福建31选7开奖走势图 免费收看衣服脱光黄色片真人版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玩法 娱乐棋牌大厅完整版 辽宁快乐12选号技巧 1分彩开奖 开元棋牌